导航资讯

主页 > 联系我们 >

联系我们

别动总队伍杏初的抗战生涯

发布时间: 2021-11-22 点击数:

  1939年军校毕业后,分发贵州镇远师管区,先后任少尉、中尉连附、上尉连长、营附,负责训练新兵

  1942年—1949年在贵州军管区司令部任少校人事参谋,后又先后到保安司令部、警备司令部。

  这是我们第一次来贵阳。在贵州黄埔同学会的支持和帮助下,我们不仅完成了原有的采访任务,还意外地在这个城市里发现了两位淞沪抗战的老兵,其中一位就是伍杏初老人。老人的身体还很好。我们在黄埔同学会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来到伍老所在小区的住所时,老人几句话便把我们逗乐了。看得出,伍老是位爽气、健谈的老者。一听到我们此行的来意,伍老似乎找到了知音,二话没说,拉着我们坐下就讲起来了。

  “我从小父母早亡,入伍还是在1936年的事情了。那时我还只有18岁,在贵州的高中读一年级。有一天,在重庆的别动总队到我们贵阳来招生,我就去报名参加考试了。不过那次考试可了不得,够难的。有英文、还有什么类我都没听过的,本来想,像我这个程度是肯定考不成了,没想到最后却考进去了。我们贵阳只有40多个人通过了考试。”

  “我们这批通过考试的人,随他们到了重庆接受训练。在重庆,别动总队有两个大队,1大队和6大队。我们总队的总队长叫康泽,是四川人,在解放战争的时候被俘虏了;我们1大队的大队长叫郑挺锋,当时是从日本士官学校留学回来的,是黄埔军校第三期学生,广东人;1大队下属的1中队长叫肖招贤,也是个四川人。他们里面的人大部分都是黄埔出身,都有军衔,而我们刚考进去的,只是一个兵。刚开始时我被分在了预备队,那时我们预备队里大约有500多个人,大部分都像我一样,也是被招进来的。”

  “在我们受训还没有结束的时候,发生了西安事变。我们总队接到命令,要去西安救蒋介石,当时从预备队里调出100多人,50个补充到第1大队,50个补充到第6大队,我就被调到第1大队去了。伍杏初老人在接受采访那时连行李都准备好了,不过最后还是没有去成,没几天又接到了上级命令,说已和平解决了西安事变,接着我们又开始接受训练,一直到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后。淞沪抗战爆发,我就参加淞沪抗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