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资讯

主页 > 联系我们 >

联系我们

饶戈平谈一国两制下的澳人治澳

发布时间: 2021-11-23 点击数:

  嘉宾:北京大学港澳台中心主任 法学教授 饶戈平

  时间:2009年12月15日14:00

  简介:对于澳门回归十年的成就,他说:“澳门十年,成果辉煌,来之不易。”对于澳门回归十年最深的感受,他说:“‘一国两制’”的成功,证明它的正确性和生命力。”对于澳门的未来,他说“明天更加美好,我们有理由这样期待!”中国网澳门回归系列访谈15日对话饶戈平,畅谈“一国两制下的澳人治澳”。

  各位朋友大家好,欢迎来到中国网,这里是中国访谈·世界对线日是澳门回归祖国十周年的纪念日,从1999年到2009年,在这十年之间澳门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中国访谈”也是制作了关于澳门回归的系列访谈,听听各位嘉宾谈谈澳门十年的变化。今天我们采访到的嘉宾是饶戈平先生。饶先生您好!

  我想首先应该庆贺澳门的回归,结束了葡萄牙在澳门400多年的殖民管制,由中国恢复行使主权,这对于维护国家的主权和领土完整是一个伟大的成就。其次,“一国两制”在澳门取得的很大的成功,证明了这个方针的生命力和正确性,也促进了澳门社会的繁荣和稳定。这一点也是我们大家有目共睹的。

  大家都喜欢用“变”和“不变”来总结澳门十年的成绩和变化,如果把这个问题提给您,您觉得澳门十年最大的“变”和“不变”有哪些?

  “变”,首先澳门宪政地位有很大的改变。由从葡萄牙管制,到回归祖国,成为中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来实行高度自治。这是一个变化。还有一个变化,因为实施“一国两制”的成功,使得澳门社会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澳门的经济发展在这十年中维持了13%以上GDP的年增长率。我记得2008年GDP产值是回归时的3倍多。另外,澳门的人均GDP在2008年已经达到了3.9万美元,居于亚洲的前列。财政收入2008年也比回归当年提高了2倍多。这样的伟大成按照他们特首的话来讲,叫做“四百年未遇之大变局”,就是说澳门这种翻天覆地的变化应该说和实施“一国两制”方针是密切相关的。

  关于“不变”,我想是澳门的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没有改变,澳门民众的爱澳爱国之心没有改变,中央政府坚定的实施“一国两制”的方针,支持澳门政府依法施政的这个立场没有改变。

  关于澳门十年的发展我们找到这样的评价:回归初期经济低迷是固本培元,到回归中期经济结构出现不平衡,提出了“协调发展、务实应变”。到近两年民生经济受大环境的影响,鼓励全民团结坚定、迎难而上。不知道这段话算不算是对澳门十年跌荡起伏的写照?您是怎么看的?

  这个过程表明了澳门经济发展的一种波浪式的发展过程。因为澳门回归前,经济连续滑坡,GDP连续五年是负增长。在这种情况下,回归祖国以后,特区政府就把所谓固本培元,就是把发展经济,改进民生放在特区政府的首位,因此采取了一系列的重大措施,包括开放赌权,重点发展博彩业这些重大措施。这些措施在中央的大力支持下,取得了很大的、明显的成效,所以经济繁荣起来、发展起来了。但是发展到一定阶段以后,又遇到了澳门经济过渡的依赖于博彩业这样一种一枝独秀的情况。如何使经济能够持续的、健康的、长期的发展,那么就要建立一种适度多元的经济。所以在这种情况下,特区政府又提出经济结构调整的问题。 在这个过程中又遇到了世界性的金融危机,这种情况下也要适当地调整经济政策。

  从这个过程可以看出,特区政府是非常重视根据澳门本地的情况,及时地调整它的经济政策,始终坚持把发展经济作为它的首位,这个方向是很正确的。我记得不久前国务院港澳办的张晓明副主任谈到,澳门是坚持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不盲从、不简单地仿效,走自己的路。所以现在学界都把实施“一国两制”的模式称为“澳门模式”。

  澳门回归十年也是何厚铧任特首的十年,从您的角度,您怎么样评价何特首领导的特区政府的十年?

  应该说是成果辉煌,来之不易。因为澳门特区政府的成立是在一个白纸上建立起由中国人,由澳门人自己管理自己的政府,没有更多的经验可借鉴。在这种情况下,要治理一个百业待兴的澳门是很不容易的。何厚铧特首能够坚持的按照“一国两制”方针和《基本法》来治理澳门,首先他保持了和中央非常好的关系,能够及时得到中央的帮助。其次,他建立了非常好的行政主导的行政长官制,使得行政、立法、司法三个方面能够比较好的协调,保持高效的、强势的政府形态,能够及时对于发展经济、改善民生作出一些重大的决策。所以在这方面积累了很多的经验。我们也看到澳门民众对于何特首的政府是比较满意的。

  其实大家在总结这十年成绩的取得时,觉得是和《基本法》的实施、开展是密不可分的。您是法学专家,所以特别想问您,您觉得十年来《基本法》的实施情况怎么样?谈谈您的看法。

  应该说澳门社会具有爱国爱澳的传统,对于回归非常期盼,对于《基本法》是很认同的,意识到《基本法》是国家最高立法机关,全国人大根据《宪法》制定的一部法律。对于澳门来讲这是一部限制性的法律,拥护、遵守、实施这部法律,这从特区政府的态度就可以看出来。从何厚铧特首开始,他亲自担任推广、宣传《基本法》机构的负责人,参与关于这方面的活动,澳门各界都有宣传、推广《基本法》的机构。像他们和我们北大每年举办一次宣传《基本法》的学术研讨会,我们也连续办了九年,都很成功。所以说,《基本法》在澳门的普及程度、认同程度是很高的。这对于依法实施“一国两制”是一个重大的基本法律保障。

  我们也注意到,这十年间澳门民众对《基本法》的认同率有一个数据统计,是达到了99%。这个数据能说明些什么问题?

  这个数据比较真实的反映了澳门社会的现象,这里面也反映了澳门社会形成的一种共同的社会价值观,就是爱国爱澳,拥护《基本法》,拥护“一国两制”方针。

  刚才提到澳门十年的成绩,有何特首的功劳,有《基本法》实施的情况,当然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就是中央对于特区的大力支持。对于这方面的内容,请您为我们介绍一下。

  应该说澳门回归以来充分地发挥了“一国两制”的制度优势,一方面它保留了原先的资本主义制度,保留了澳门自有的特色发展模式,同时它又通过“一国两制”方针取得中央和内地的大力支持。内地也始终作为保障澳门繁荣稳定的一个坚强的后盾。从回归以后不久,就开放了对于内地居民到澳门去的“自由行”,来促进澳门的旅游事业的开展。后来又制定了加强内地和澳门的更紧密的经贸关系的安排,也就是CPEA,向内地开放澳门本地生产的产品,来全部实行零关税。另外,开放了很多服务贸易领域。这都是很重大的举措。

  另外,中央政府也鼓励澳门加强同内地的经济交流与合作,特别是加强同广东省、珠三角地区的联系。前不久制定的《珠三角发展规划纲要》里,还把澳门的发展也列入进去,等于让澳门搭乘内地经济高速发展的快车,和他们一起发展。我记得还成立了粤澳的工业发展区。另外在不久前,批准建立了珠澳的跨境工业区,批准建设港珠澳大桥,这个大桥一旦建立,就把香港、澳门、珠海都连在一起,交通大大便利。另外,还批准了珠三角地区的改革发展规划纲要,在这里把澳门的发展也纳入进去。澳门本身可能很兴奋,能够更紧密地同内地发展经济联系。

  另外,从去年下半年出现国际金融危机的时候,中央也连续出台了9项支持澳门经济稳定发展的措施。一直到前不久,中央还通过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授权澳门对于设在横琴岛的澳门大学新校区实施管辖的决定。

  回首这十年,澳门的发展是可圈可点的,而谈到澳门的未来,我注意到现在有一个词说的频率非常高,是“澳门经济的适度多元化”,这也是崔世安任特首的下一届政府,大家对他寄予的期望特别高的地方,您觉得经济的适度多元化能为澳门带来怎样的未来,您是怎么看的?

  应该说经济适度多元化这个方向是很正确的,是很必要的,因为一个社会的经济发展如果是单一的,依靠某一项产业的话,这样会显得比较脆弱,容易受到外来冲击的影响。澳门的经济发展在很大程度上是依赖于博彩业,现在的问题并不是说要限制博彩业的发展,而是要在博彩业发展的同时,在规范博彩业发展的同时,还要发展其他产业。比如说会展、文化产业还有其他的产业。这样使经济能够互相支撑,能够建立一种可持续的健康、稳健的基础上面,所以说这个措施是很必要的。

  您觉得未来的文化会不会成为澳门经济适度多元化的分支,因为几年前我就注意到有学者提到“经济香港”,“文化澳门”,而且崔世安特首也任社会文化司司长长达10年之久,鉴于这个原因,您觉得未来的文化发展会不会成为澳门经济适度多元化的一个分支?

  澳门400多年来一直作为中西文化交汇点,应该说是有特色的,澳门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说是中国连接葡语国家的桥梁。事实上澳门回归以后,经过中央政府的努力,把大三巴和古城列为世界文化遗产,这都是很重大的成果。应该说,澳门的文化资源是很丰富的,作为产业多元化的一个分支,文化产业的加大力度,推进它的发展,既有这样的必要,也有这样的可能。我们注意到崔世安新特首担任文化司司长多年,在这方面积累了很多的经验,相信在促进文化产业的发展方面,促进中西文化交流方面,他会有很大的能力,会有更多的办法。所以我们也很乐观其成。

  刚才我们谈到过去10年,中央对于特区政府在经济方面的措施和一些援助。如果请您谈一谈过去10年在文化方面澳门和大陆之间的成果,大概有什么样的成绩?

  澳门虽然是一个很小的地方,只有30万平方公里,只有50万人口,但文化还是非常活跃的。我去过澳门多次,我看到了内地到澳门来演出的各种文艺团体非常多,常年性的可以看到内地的文艺团体到澳门演出的海报。澳门的文化中心就是一个专门承办大型文艺活动的地方,那个地方的文艺活动是常年不断。

  另外,内地也协助澳门举办了东亚运动会,大概在3—4年前,也非常的成功。同时我们注意到,内地吸收了很多的澳门学生到内地来学习,光是北京大学现在的澳门学生就有120人左右,同时也允许澳门的大学来招收内地的学生。所以不仅仅是在文化方面,在教育方面澳门同内地的联系都非常的密切,这对于进一步融合两地的文化和加强两地文化方面的交流都是非常必要的。

  我们注意到崔特首的参选纲要有一个核心的四个字,就是“传承”、“创新”。如果把“传承”理解为是对过去何特首的一个肯定,那么“创新”无疑会给我们太多的期待。您觉得“创新”大概会在哪些方面呢?

  应该说,新特首是任重道远,何特首这10年主要是开创性的,奠定了澳门实行“一国两制”方针的基础,未来这10年如何发展的确是对新特首的一个挑战,我想最重要的就是要如何稳定发展经济的问题,使得博彩业能够更加规范的、健康的发展,同时要适度的来发展其他产业,使得产业适度的多元化,把经济建立在健康、稳定的基础上。这是一个重大的任务。

  在政治方面,要继续加强行政长官制,在这方面关键是要处理好行政、立法、司法的关系。过去10年处理的很不错,但是也有需要加强的地方,比如说不仅仅要注意到它们之间的配合,也要注意它们之间的制衡,加强立法、司法对于行政方面的监督,使得行政长官制能够体现行政、立法、司法的共同效力。

  改进民生也是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因为澳门经济的发展应该让澳门本地居民能够享受到经济发展带来的利益,使得澳门居民,包括社会保障制度都应该得到很好的发展。相比而言,澳门的法律还有需要进一步调整、改革的地方。所以在何厚铧特首的后期也提出了关于法律改革的问题,在这方面他仅仅是开了一个头,后面的任务应该交给新特首来完成。

  祝福当然是希望澳门明天更加美好,期待是我们有理由来做这样的期待。过去10年,“一国两制”实施的相当成功,打下了很好的基础。中央政府坚持“一国两制”方针的立场没有改变,对于澳门的支持没有改变,澳门民众的爱国爱澳之心没有改变,再加上新特首能够继续何特首任职期间的成功的施政经验,应该可以期待新特首未来的工作有可能会做得上一个新的台阶,这也是我们衷心的期待和祝福。